浅析腐败现状中权力制约

时间:2017-03-29浏览:10

后勤管理处 高大伟
摘要:目前中国正处于重大战略机遇期,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和经验的积累,以及与国外进行着更加多角度多深层次的接触,已经为政治、社会环节的改革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历史和现实表明在当前情况下根治腐败的可能性不大,只能从权力制约和防止腐败体制上多下功夫,才能将腐败控制在最低的限度下。
关键词:腐败行为;权力制约;社会转型
 
一、选题缘由
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是当今中国最重要的特征之一。这种经济机制的转型,加速了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促进了中国社会从传统向现代的发展。转型期的中国在经济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改善、综合国力增强等方面都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不容否认的是在这具有历史意义的伟大的社会转型过程中也出现了腐败的蔓延趋势。取得的成果我们要肯定,更需要将这种有益经验进行继承和提炼。在反腐败斗争中,不仅需要运用传统的治理方法,更需要探索新的实践,从权力制约角度再度认识腐败、治理腐败和预防腐败,从腐败的源头进行控制,会更有利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里将权力制约定义为:人类社会针对权力特点和人性的弱点而建立起来的一种对权力限定和制约的关系。即人类社会通过对权力主体行使权力的行为形成的特定限制与约束关系,以使权力的运用真正符合人类社会的目的。
二、权力制约的理论来源
马克思主义认为,腐败是一种历史现象,它不是天然就存在的,也不会永远存在下去。腐败的根源是生产资料的私有制。正是私有制使社会公共权力异化,国家权力变成统治阶级谋取自身利益、维护剥削统治的工具。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国家是腐败的最大根源,社会起初用简单分工的办法为自己建立了一些特殊的机关来保护自己共同的利益。但是,这些机关而其中主要的是国家政权组织,为了追求自己特殊的利益,从社会的公仆变成了社会的主人。国家凌驾于社会之上,使国家官吏拥有了特权地位,一个松散、庞大的社会把权力交给了国家,国家却利用了社会控制的松弛和软弱,控制的松弛和软弱是社会与生俱来的极大缺陷。而中国共产党的最终目标是消除私有制,建立共产主义社会。在未来的共产主义社会,腐败的经济和社会根源将消失,腐败现象也最终消失。西方多从体制入手,分散权力,制约权力,在文化上鼓励民众、企业和舆论监督政府,制约政府甚至与政府保持适当的距离。当今西方国家,政权组织一般采用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的原则,这三权分别由议会、政府、法院三种不同职能的国家机关分别行使,三种不同职能的国家机关由三部分人分别组成,不能互兼,三权必须互相牵制。欧洲资产阶级革命时期,一些先进的政治思想家鉴于君主制下个人大权独揽的种种弊病,提出了分权思想,主张由不同的个人和社会集团分别掌握国家的一种权力,互相制衡,避免滥用。
三、当前权力制约的现状
(一)党和政府的关系
中国共产党同政府的新型关系一直处于探索和不断地完善之中。当前中国共产党与政府的关系主要表现为一下几个方面:其一,组织政府,选拔、推荐官员。执政党通过指导整个政府的组织工作,并委派本党的成员出任包括国家主席和国务院总理在内的重要领导人,保持党在国家政权组织处于核心地位。其二,从政治上对政府进行指导和领导,指导制定政府的方针政策。为了实现党的基本路线和方针,政府的政策方针必须是在执政党纲领的指导下制定的,而且必须同执政党的纲领保持一致,而执政党的纲领也要通过政府的政策方针和行政措施得到贯彻落实。其三,在人大中保证政府的工作报告和政策方针以及政府预算、官员任命等议案的顺利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国家的最高权力机关,需要人大代表和人大常委会中的共产党员来宣传和贯彻落实方针政策,其中包括政府工作报告、政府财政预算、官员任命议案的顺利通过。其四,党管干部。国家权力组织中的公务员必须拥护党的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执政党在公务员队伍中建有自己的组织,并通过党的组织同政府部门进行政治协商与沟通。
(二)横向的权力制约
我国采取的“议行合一”政治模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的权力机关,拥有制宪权和立法权,代表人民行使当家做主的权力,在其之下,设有如下机构:国家主席、行使行政权国务院,行使法律的解释权最高人民法院,行使监督权最高人民检察院以及中央军事委员会,分别行使各自的权力,形成了横向的权力边界。政权机构的权力来自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加上中国政党制度的特点,使分权和合力成为可能。与西方政治模式相比,“理想的标准是在集权和分权两个极端之间选择一个最优值,从而使权力的制约和协调都能得到一定的平衡或兼顾。”[][4]35由于掌握各种权力的机构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统领下,没有抵消正常的权力,使行政效率得到优化。同时,中国共产党是唯一的执政党,其余的民主党派都是参政党,执政党与参政党之间亲密合作、互相监督,有效地维护了权力在行使过程中的合法性。“以党管干”的原则,政府权力机关有了协调沟通的途径,各分权机关得到超越政府框架外的协商合作,从而使权力边际得到了合理地拓展,理论上是能够实现有效地抵御腐败行为的。
(三)纵向的权力制约
   中央与地方的权力分配关系,改革开放以前,我国的搞得计划经济,中央高度集权,地方对中央命令、政策坚决的执行和服从。地方自治权力相当有限,这样的集权模式是有它的好处的,在当时的情况下,是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为新中国今天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是,它并不能适应今天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为了适应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需要,政治体制改革就显得非常的必要。分权于地方,扩大中心城市经济管理权限,发挥地区经济的作用,确保地方政府有一定的经济决策权、经济调控权和管理地方事务权力,以便提高地方政府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更好地发展经济和繁荣市场。但是,这样导致了中央宏观调控能力下降,地方自主调控功能膨胀,强大的、有活力管理中心作用的减弱。